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爱情文章
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文章 > 爱情文章

青春不朽,拭泪品清欢 

时间:2013-06-26 22:46:37   作者:843881264   来源:永硕E盘装饰网   阅读:503   评论:0
内容摘要:  主角:苏清林澈常欢宁言    青春是一场无言的伤。行走在青春的路上,我们止不住对周围事情的好奇心,不停张望探险,同时也被路边的荆棘划得伤痕累累。曾以为倾心于她,便可成为一辈子的知心好友,却不曾料到友情也会抵不住诱惑;曾以为倾心于他,便可执子之手,与子老,却不曾想到原来一切只...

 

  主角:苏清林澈常欢宁言
  
  青春是一场无言的伤。行走在谴旱穆飞希我们止不住对周围事的好奇心,不停张望探险,同时也被路边的荆棘划得伤痕累累。曾以为倾心于她,便可成为一辈子的知心好友,却不曾料到友犚不岬植蛔∮栈螅辉以为倾心于他,便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却不曾想到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掩藏在爱情背后的欺骗。我以为我的青春会写满深情感动,却原来止步于欺骗与伤害。当青春不朽刻上墓碑,几人拭泪品清欢?
  
  ————锦瑟柠檬
  
牎 疽弧磕悄辏我们初相遇;那年,我们不相识。
  
  对于苏清来说,辛苦努力了三年的苦累,当拿到那封红彤彤的录取通知书时消失殆尽,唯有一腔幸福满满充斥着心田。
  
  苏爸苏妈看到女儿如此有出息,心里自是欣喜不已。可是女儿的大犜对诒狈剑距离家有一段遥远距离,也就意味着女儿要离开他们,开始新的生活。想到此处,苏爸苏妈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受。十八年来,一直养在身边的女儿,突然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独自生活,他们也是担忧不已。
  
  苏清整理行李时,看到妈妈强忍着的泪水,犗乱路走到妈妈身边,伸手抱住她,撒娇道:“妈妈,我长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不要为我担心了,我总要学会长大的。我知道你和爸爸肯定会不习惯,但是我还可以趁放假的时候回来或者你和爸爸想我的时候可以去看我啊。不要难过了,你这样我都不想走了。况且你看我走了,你们牽梢怨二人世界啦,是不是妈妈?”苏清尽力缓解气氛,让妈妈不要那么不舍。自己心里也难受,只是真的想去看看我外面的世界,而且高中三年来老师们总是在说大学如何的好,如何的轻松。现在自己就要去那个梦想的地方,尽管不舍家里的温暖和爸妈的关怀,但是还是更加想去体验一犎新的生活。
  
  “你啊,就是会哄我开心。什么二人世界啊?照顾了你十八年,突然间一下子离开我身边,你让妈妈怎么舍得。夜里没有人再给你盖被子,没有人给你做好吃的,也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帮你出主意化解困难,都要你自己独自去面对,我和你爸爸怎么犘陌 !毖铊说着说着眼泪就涌了出来,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突然要去远方,怎么想都是不放心。
  
  “妈妈,我已经十八岁了。在国外爸爸妈妈都不养了,全靠自己了。况且现在我只是去上学,假期还是回来的。妈妈,不要担心,你要相信我的实力。”苏清摆出一犗嘈盼业淖耸疲逗得杨瑾了一下。
  
  “你呀”杨瑾轻轻地点了一下苏清的头,说道:“傻丫头,你从小就被我和你牥殖韫咦牛没有吃过苦没有见识过外面人心的险恶,突然要去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我们怎么放心。不过你既然执意要去那么远的学校,以后就要学会照顾自己,学会独立处理问题,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一定要告诉我和你爸爸,我们永远是你坚实的后盾。”杨瑾抱着女儿,详细耐心的讲解犖恐落下什么环节,女儿以后不知道怎么办。
  
  “恩恩,是是,妈妈说的我一定谨记在心,每日早晚温习一遍。放心吧,妈妈。”苏清在妈妈怀里调皮地说着。
  
  苏铮进来就看到母女二人抱在一起,眼睛一酸,心里不舍的情绪又涌满心田。犌迩澹还是让爸爸妈妈送你去吧?那么远,你又是第一次出远门,爸爸妈妈心里都不放心。”
  
  苏清在心里哎呀一下,本来是偷偷和爸爸商量让他来说服妈妈让自己一个人去学校的,现在看来是不可以了,自己在心里幻想的一个人的浪漫旅程就这样挥手告别了。
  
  杨瑾一听苏清不让他们送,立刻就放开苏清“清清,你去那么远的地方,怎么能不让爸爸妈妈送呢?况且这么多行李,你自己拿的完吗?”
  
  苏清看着妈妈急了,知道肯定是不同意,又转头看看爸爸的表情,也是同样不同意的意思。于是笑着一手搂着爸爸一手搂住妈妈说:“好好,我的二位保镖,你们可以好好保护我啊。”
  
  苏铮和杨瑾对看一眼,觉得心里的不舍更加多了。
  
  苏清和爸爸妈妈在接送的学长地带领下来到一幢有点破旧的宿舍楼前,那学长指着四楼说:“就是那拧
  
  一推开门,苏清就看到一个披着直直长发,休闲衬衫和白色长裙的女生端坐在一个整理的整整齐齐的床铺下的桌子上看书。听到声音,女生转过头,表情一滞,很快就微笑着向苏清后面的苏爸苏妈点了一下头,对苏清伸出手说:“你就是苏清吧,我是你的室友呕丁!
  
  苏清放下手中的包包,在裤子上蹭蹭了两下,握住对方的手说:“我是苏清,很高兴认识你。这是我的爸爸妈妈,这位是接我的学长。”
  
  “这是双人宿舍,我选了这个,你住那个怎么样?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可以换一下的。”常胖缸潘奚崂锏牧秸糯步樯堋
  
  “没事,哪个都行。”苏清笑着回道。
  
  杨瑾一看要爬这个高的梯子,担忧地说:“清清,你晚上睡觉要是掉下来怎么办啊?”
  
  苏清想说自己哪有那么神勇,就听到常欢对妈妈说:“乓蹋晚上不会掉下来的,你看这栏杆很高的。我昨晚已经睡了一晚上,没事的。”
  
  那个学长也跟着说:“阿姨,这种床我已经睡了一年多了,没事的。除非她睡觉的时候非常不老实。”
  
  苏清听到后面一句,脸噌的一下红了。
 
  苏铮试试了一下,对妻子说:“还算坚固,没事的。”
  
  收拾好床铺,让爸爸妈妈在这里等着,自己跟学长办好所有的手续,再赶回来暴露在外的皮肤已经被晒得通红了。
  
  回到宿舍,妈妈就递过来一瓶水“清清,你以后要和偶夜媚锖煤孟啻Γ不要因为小事就生气闹别扭。你们可是同班同学又要一起住四年的,有什么矛盾要懂得互相体谅理解知道吗?”
  
  “我知道,妈妈。常欢,你哪一年的啊?我是91年8月8号,好吧,我妈妈早就预料到我们的奥运会开幕式时间了。”说着自己也笑了
  
  “我比年大几天,7月10号。”
  
  “那以后你就是我姐姐了。”转头又对杨瑾和苏铮说:“爸爸妈妈,你们以后可就多了一个大女儿啊。”
  
  常欢、杨瑾和苏铮一看她那个高兴劲也笑了。
  
  苏清终于把爸爸妈妈送走了,晚上躺在这张这么高的床上,总感觉很奇怪。“常欢,你睡着了吗?”
  
  “没有呢,怎么了?”
  
  “你怎么来这么早啊?你是自己来的还是爸爸妈妈送的?你离开家会想家吗?”
  
  常欢∩音过了一会才响起:“我自己来的,爸爸妈妈工作都忙。时间长了就不会想家了。”
  
  【二】那日,一抬头间,倾心于君
  
  苏清和常欢的感情随着日子的逝去,也在满满地加深。
  
  大一的新生都是刚刚挣脱高考牢笼,重获自由的鸟儿,自然是把学习放在玩乐的后面,似乎这样就可以补回来高中三年缺失的玩乐时间。
  
  苏清自觉是个努力地好学生,但是在常欢面前完全只剩下佩服的心情。正式开学第一天,苏清在闹钟的吵闹下睁开迷蒙的眼睛,就看到穿戴整齐的常欢拿着一本厚厚的单词书站在自己面前。
  
  “清清,你要和我一起去早读吗?”
  
  “欢,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啊。你干嘛这么用功?”苏清看了一下手表,五点半,太强悍了吧!
  
  “好吧,那你继续睡,我去早读了。”常欢摸了一袼涨宓耐罚开门离去。
  
  课间休息的时候,苏清屈服于好奇心,忍不住问道:“欢,你的梦想是什么?”
  
  常欢想了一下,似乎在搜寻一个合适的词语。“同传吧。”
  
  “同传?”苏清惊呼道。经过短暂的相处,苏裰道常欢不仅外表漂亮,在系里甚至在全校也是榜上有名的美女,而且从生活的细微之处也可以看出常欢是个独立自主,能干的女孩裣衷谥道她的目标是同传,在心里还是忍不住惊讶了一下。
  
  “嗯,虽然很难,不努力怎么知道结果呢?”
  
  “欢,我越来越你了。以后我一定要跟你好好学习,有我做伴,你就不会孤单了。”苏清抱着常欢的一直胳膊兴奋地说道。“不知道喜欢你的男生知道我阻挡了他们的桃花运,心里得有多恨我啊。”
  
  “你啊,就会贫嘴。那从今天开始跟我去图书馆吧!”
  
  “是是,小的遵命。”
  
  据说A大图书馆在全国大学图书馆中是名列前茅的,不仅藏书丰富,种类齐全,而且设备也是非常先进的。
  
  苏清跟在常欢的后面进入一间图书室,前面几排空位上都放了占座用的书,唯有窗户下一张桌子上还有一个空的位子,对面的位子上放了一本书。常欢拉着苏清想换一个图书室,苏清却说:“没事,窗户下的位子多好,下一个或许也满了呢?书的主人又没来,我们先暂时借一下。”
  
  当苏清沉浸在小说男女主角爱恨痴缠中惋惜不已的时候有个人敲了敲自己面前的桌子。
  
  苏清一抬头,就呆了。面前的男生,短短的头发,白净的皮肤,左脸颊上有个浅浅的酒窝,微扬的唇角,像是不经意间挂上的笑容。左肩上挎着一个休闲的包,手里拿着原本放在自己现在做的位子上的书。阳光从他头顶射下来,他个人被金黄色的阳光包围着,就像是苏清脑海里设想了无数遍的始终没有出现的另一半。
  
  常欢看到苏清直直盯着对方,忍不住拍了一下苏清的。
  
  “啊……”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苏清的脸顿时红了起来,旁边几个同学对这边也是偷偷地不瞄向这边。
  
  “同学,这是你的位子?”
  
  林澈被苏清刚才毫不避讳的直视给惊到了。听到她的问话,点了一下头。
  
  “抱歉,我以为你不回来了。我这就收拾东西,给你腾位子。”
  
  苏清心里不停地责怪自己被美色诱惑,这次丢脸死了。
  
  “同学,对不起。占了你的位子。”常欢带苏清再次向林澈道歉。
  
  林澈这才注意到对面的女生,刚刚被占自己座的女生看的尴尬了,所以没有看到她。
  
  “没事今天你们坐吧,我换下一个。”
  
  林澈正准备转身离去,苏清快速跑到他前面拦住他“抱歉,你坐吧。耽误你时间了。”然后走到常欢身边低声对常欢说:“欢欢,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看书。”
  
  常欢把书装进书包,握住苏清的手“我陪你去。”
  
  林澈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背影,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欢欢,你知道吗?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己像是做梦一样,他跟我脑海里设想的一模一样,怎么办?怎么办啊,欢欢?”一走出图书馆,苏清就激动地说。
  
  “苏清,你冷静一点,我感觉你现在完全不是在正常的点。就算他跟你梦想中的一模一样,可是你对他一点也不了解啊。他叫什么?在几班?什么专?你一点都不了解,怎么还能这么兴奋呢?”常欢一点点帮苏清分析,让她不要太激动。
  
  听了常欢说的,苏清的热情降低了一点,可是转而一想,再碰到他,不就知道了。
  
  后来,苏清总是拉常欢来三图书室那张桌子,只是苏清再也没有到他出现。直到新年晚会上,当主持介绍完曲目,表演者退下去,苏清都不知道这就是她心心念念几个月的人。
  
  当追光打在钢琴旁的身影上,一曲空灵优美的《天空之城》演奏完毕,男生走到台前向观众鞠躬,苏清才看清对方的脸,呼吸一滞。心里只有一个声音越来越高地在叫嚣着“是他,是他,苏清,你找的不就是他吗?原来他就是校园里大家叫嚣的男神级校草,原来他叫林澈啊。”
  
  苏清抓住旁边常欢的手,发誓一样说道“欢欢,我可以确定我喜欢他,非常非常喜欢的那种。”然后转头看向早已换人的舞台,仿若林澈还站在那里。因而也没有看到常欢欲说还休的表情。
  
  常欢看到苏清再次激动地样子,张了张嘴,最终拍了怕苏清的手“恩恩,能博得苏大美女的芳心,林澈真是走了大运呢。”
  
  “欢欢,你又嘲笑我。”苏清不好意思的“指责”常欢。
  
  其实两天前,常欢到自己经常早读的椅子背单词时,看到放在椅子上放着一封写着常欢收的信时,心里吓了一跳。等看完叭荩心里更是不能平静。
  
  林澈,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只是平时自己和苏清的交际圈实在太窄,一直未能见其真人。这时收到一封来自他向自己表达爱慕之情并请求自己好好考虑一下他的信,心里不是不激动的。可是想到未来,想到家里,常欢小心地收好信,开始岸痢
  
  直到方才,才确定这个被苏清念叨了几个月,激动了几个月,追寻了几个月的人,就是那个把信放在自己早读位置上,请求自己好好考虑一下的人。心顿时就像被针轻轻地刺着,浑身难受。转身看到对着早已没有林澈身影的舞台依旧依依不舍的苏清,常欢心案是说不出的难受。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