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校园文章
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文章 > 校园文章

路过 

时间:2013-06-26 22:19:41   作者:843881264   来源:永硕E盘装饰网   阅读:411   评论:0
内容摘要:  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在看小说。    纠结的牵绊。煎熬的等待。无奈的放手。荡气回肠的情节正让她欲罢不能,爱不释手。手机响了好几声她才磨磨蹭蹭地挪了挪,手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摸索着,眼光扔粘着书页不放。    在铃声就要唱到末尾的时候她终于摸到手机,来∠允疽膊豢矗拿起来心不在...

  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在看小说。
  
  纠结的牵绊。煎熬的等待。无奈的放手。荡气回肠的节正让她欲罢不能,不释手。手机响了好几声她才磨磨蹭蹭地挪了挪,手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摸索着,眼光扔粘着书页不放。
  
  在铃声就要唱到末尾的时犓终于摸到手机,来电显示也不看,拿起来心不在焉地“喂?”了一声,目光牛皮糖似的粘在书页上。
  
  “我现在路过你家楼下。”手机里传来一把低低的男声。乍听来竟有丝如她那般的心不在焉。
  
  她却恍若电击,手指一下子掐在书页上。反应过来后倏地起身奔到阳台。
  
  街道转角处,一辆银白色跑车不紧不慢地转了个弯,从从容容地拐过她的视线范围。
  
  有风轻轻地吹过外面繁茂的竹子,像谁轻轻叹了一声。
  
  闷闷地走回来捡起刚才因急促起身而B涞氖楸荆胡乱翻了两页。她开始对着空气发呆。
  
  终究是放下了吧。若你还在乎,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就这么云淡风轻地,与我擦肩而过?
  
  说到底,我终究成为了你曾经路过的风景。
  
  那时,她在他眼里,就是一7缇埃美好得如同一个飘渺地梦,渴望而不可及。
  
  那时,其实他注意她很久了。小小的瓜子脸,似乎他一只手就能全部遮住。大大的眸子,总在上课被物理老师抓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闪着迷茫的微光,似无辜,又似狡黠。起来的时候露出两个尖尖的虎牙,显得整个人异常灵动可爱。她是老师和同学的宠儿,总见她拿着练习本去问问题,不知是脑子不好使还是压根儿只是去亲近老师,成绩总在班上的中等水平,不见优秀,搞得老师们都自责地以为是自己没有教好这个活泼可爱看起来很聪明的女孩儿。
  
  他却是众人眼中优秀的代表。每次月考期中期末考,都是毫无悬念的年级第一。不见得有多拼命学习,却总能触类旁通举一反三。跑办公室没有她跑得勤,却总选械匕阉抛在后面,她使了全力地跑也只能望见他甩下的滚滚烟尘。那时他与她并不相熟,她也只是知道班上有个这样的人,连话都没有说过。出类拔萃的他在成绩平平的她看来,简直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所以她亦不知他一直有多羡慕她,下课放学人前人后总是呼啦啦的一大帮子的人,玩写蚰宙移ばα常笼罩在他得不到的快乐中,就像一个无忧的公主。而性子略微清高的他,朋友不多,最大的消遣不外乎看看课外书研究一下中国象棋,偶尔看着她在人群中笑得花枝乱颤,愈发觉得高处不胜寒了。
  
  后来那个胖胖的班主任说要调座位。他不知怎么就辛怂旁边。隔着一条过道的距离,故事开始不动声色地上演。
  
  按理说不论是谁坐在她的附近,她都会很快与他们打成一片才对,对他兴却没有主动招惹的勇气。也许也是一直都觉得,他们不同。虽然平日里呼朋唤友热热闹闹,她却是再明白不过的,无论你多么开朗多么玲珑八面,没有人说过,你和谁都会很哥们儿。
  
  于是日子也就是这么进水不犯河水地过着。
  
  太过美械亩西总是不适合去经历的,因为一旦经历了,总归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以后便再难找回最初那抹纯真的眼光了。
  
  印象中那天的黄昏来得特别早。本就已经是渐渐寒凉下来的天气,连太阳都觉得没有必要苦侯那一份可有可无的光明。
  
  难械乃身边没有一群人,自己一个人慢吞吞地收拾了书包准备回家。夕阳的余晖把他在窗边凝望的影子破破碎碎地拉在教室拥挤的课桌上,有种别样的孤寂。
  
  许是很久没有那么孤单地自己行走,许是这样的黄昏确实有了晕染的效果,许是这样繁花绿叶浓郁的校道太芯玻她只觉心里有种奇妙的宁静,仿佛守着远方的半轮夕阳就可以到老。
  
  他就是在那个时候叫住了她。
  
  他其实是在很久以后才告诉她,那天他主动叫住她是花了他多大的气力。他告诉她那天她独自一人安静地走在全校最美的校道上,虽型婺止吡说男宰樱那一刻的背影却恬静得仿佛不食烟火,瘦瘦小小的一团,不紧不慢地走远,落在教学楼上他的眼中是美得多么不可思议,仿佛用这样的姿态就可以朝着夕阳天荒地老地走下去。就不知道怎么来的勇气,从四楼的教室一路狂奔而下,在她走出校道之前追上了她。从此撞入了衅水光潋滟的青春年华。
  
  他后来不止一次地回忆起她蓦然回眸的样子,脸上带了微微惊讶的神色,一双点漆般的眸子在落日下犹如浸了水的墨玉,盈盈泛着波光。她后来也得知他跑下楼的时候散了鞋带差点摔个狗吃屎的事实,扯着他的衣袖笑得既心疼又骄傲。
  
  她记得他很喜欢在晚修下课的时候逛会儿操场。后来他也会强硬地拉着她在晚修放学后绕着操场一圈一圈的漫步。她是火一般跳跃且喜闹的性子,开始自然是万般不愿,被他拉着手嘟着嘴在夜色下一圈圈地逛,后来竟也能安静地跟着他一点一点细数偶尔散落的星光。他也会拉着她去图书馆靠窗的角落里看书。他一般会看一些名著或者杂志,她大多数在他身边坐着玩手机,偶尔抽本破旧的小说出来打发一下午的时光。
  
  学校图书馆的书基本都是旧到书页泛黄了,仿佛已经老得再也禁不住生命的流走。穿行在一排排高大的书架之#她几乎都能听到它们的吃力的苟延残喘。所以那段日子她其实并不喜欢跟他去图书馆,他笑说,你也会有老的一天,到时候我也要厌烦你,看你难不难过。她就嘟着嘴用力扯他的袖子,然后生一下午的气。
  
  她其实并不擅长去想将来,更何况是老。可是他告诉她4粼谝桓鋈说纳肀撸看着他慢慢变老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她被他幽深幽深的眸子看得满脸火燎燎地辣,却依然要大笑着说,我知道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看着你慢慢变老——然后依然年轻的我在你面前幸灾乐祸地笑!然后在他责备的眼光中跑出很远很远。
  
  她W芫醯眯ψ殴完一天算一天。况且两个人之间,有一个人在想就好了,他不是在想吗?她又何必操那个心。
  
  很久很久以后,当她的身边再也没有了他,而她已经习惯并且爱上静静地走在夜空下或者呆在图书馆里从从容容地度过一个又一个下午的时光,她仍会想起J焙虻淖约骸V痪醯ゴ康茫或者愚笨得到了可爱的地步了,叫她只想穿越那好几年的时光,近去狠狠地掐她的脸,然后轻轻地搂进怀里不愿放开。如果那时她就懂得,即使是两个再相爱的人,他们的未来也不是当中的一个人说了算的。就算那个人再详细生动地规划了他们的未来,现实也有D苋盟们在某一个转身的刹那将分离拉伸成永恒,那么,她还会不会那么放心地把根本看不清模样的未来不闻不问地丢给他去想?
  
  有时候她会觉得,两个人之间用什么样的方式开始,是不是就会以什么样的额方式结束。那个深秋的黄昏,他在楼上看着她的背影越T皆丁K以注定了在那段感情里,他看她背影的时候比较多,并且,她亦终于用同样的姿态,终于在他的生命中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那时的她正在经历生命中最热闹的阶段。一大群男生女生聚在一起说电影说明星说老师的花名和口头禅,脱口秀似的把教室闹得跟菜市场似的,或者在走廊上围成一圈踢毽子,喝彩声喝倒彩声追打声和杂乱的脚步声,她混在他们之间恣意地挥霍青春灿烂的笑容。而一贯安静K,从不参加。只是偶尔抬起头看着她在人群中笑得前俯后仰,竟没有一次注意到他追随已久的目光时,感到有薄薄的凉意从心底升起。
  
  她的世界总是这么绚烂多彩,他从来不靠近她的那个圈子,也从来没有勇气让她在他和他们之间做选择。有时候她身边围绕的6嗔耍竟会让他觉得自己终究也只是个局外人罢了,连挤进去的位置都没有。
  
  那几天她玩得实在太疯,好几天了竟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她上课时被他的提醒打断的毫无节制的笑也没有沉默多久。他只比以往更加沉默地看书。她亦不以为然,忙着疯疯闹闹。
  
  那天晚修结束她又打算嬉闹着随着一群人走出教室,不料被他拉住。在操场上的他异常安静。聪明如她,亦已觉得自己终究是过分的。讨好地拉着他的手走了一圈又一圈。待要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不放心她一个人走回去,即使她回家只需要沿着校门口走一段长长的街道再拐个弯,她亦不肯让他冒着门禁的危险送她回家。于是,那晚他在学校门口看着她走在长长地街道上。她记得那天她走到要拐弯的尽头回头看,他仍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她。路灯投下来的光很无力,因为距离的关系他的影子在她眼里很小很小,与自己的隔了街道一头一尾的距离,ひO嗤。她当即想起那首词,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顿时她只觉心里一阵阵的甜蜜和微微的疼痛。
  
  那天昏黄的路灯下两个遥遥相望的剪影,早已刻在她心中,如一个永不退色的梦。后来不论她走过多少街头,再也不能遇到那么一个静候着看她走远的人。
  
  他们的距离,也许本来就像路灯下相隔甚远的影子,原应遥遥相望不可及的那种吧,偏生有人刻意去靠近。有他的监督,她的功课终究是比从前好了许多。可是还是徘徊在人民群众强大的阴影里,冒不出头。
  
  其实她也会花功夫在那些怎么看都看不懂的函数图象和受力分析图上。可世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事偏偏不如你所愿。你越追赶,它走得更远。
  
  每次她抓狂地想要撕了那些分数丢死人的卷子,他总是在旁边无奈地看着摇头。其实她知道他一直固执地认为自己没有心思去学的。每每她认输地向他请教,记辛万苦地解析完也总会加上一句,你可不可以试着认真理解一下独立思考一下呢?总让她觉得一阵委屈。好像自己用心做了一桌子的菜却没有人愿意用心品尝。
  
  那次的物理她又没有及格,掐着卷子算了半天还是没有搞懂原理。一气之下直接甩到了地上。他叹了计,柔声劝道,你试着认真理解看看?
  
  她只觉得异常委屈。为什么他总要以为她不会试着认真理解呢?当即红了眼睛,哑着嗓子朝他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没有试着认真去理解啊?
  
  疯狂在心里叫嚣着的,还有早就压制在心底的自卑。
  
  其实这是一个被她可以掩藏的事实,只是她不愿意承认而已——在他面前,她多多少少有些自卑的。明明一起度过的好多个下午,为什么他可以安安静静地吸收一下午的知识,只是而她只是虚度?为什么一起看的推理故事他总是猜得比她正确?为什么她明明要花两个小时的试卷他轻轻松松半个小时就可以做完?为什么他老是不去问老师,却懂得这么多?为什么他那么优秀的人会选择和她在一起?
  
  这是她一直一直不肯正视的事实,她对他,有眷恋,有崇拜,却依然有着他不会懂得的自卑。
  
  那个问题鲋倍即嬖谧牛只是她的骄傲和自尊从来没有给予她问出口的勇气——为什么你这么优秀的人,会选择和我在一起?
  
  为什么?你看中的,是我的什么?
  
  就像她不懂得他站在人群外看她笑语嫣然时的黯然神伤,他亦不懂得她看见他总是站在龈呶恢蒙鲜钡谋拔ⅰK以为他自来喜静,定不屑于同她在人群中玩闹,他以为她只迷恋于玩闹,定不会有多么强大的上进心。
  


上一篇:306传奇 
下一篇:野兽偶像团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