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友情文章 
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文章 > 友情文章 

盛夏 

时间:2013-06-26 22:18:30   作者:843881264   来源:永硕E盘装饰网   阅读:582   评论:0
内容摘要:   果实要成熟之后才会香甜,幸福也一样。    ——席慕容    客华五站。    夕阳明明就快要沉下去了,却还热情地燎着天际。天空也没有要暗下来的意思仿佛舍不得这个被自己凝视了一整天的人间,而夕阳不褪的热情让天空的脸多情地微红起来,有点像生日Party上小久羞涩的神情。   ...
 

  果实要成熟之后才会香甜,幸福也一样。
  
  ——席慕容
  
  客华五站。
  
  夕阳明明就快要沉下去了,却还热地燎着天际。天空也没有要暗下来的意思仿佛舍不得这个被自己凝视了一整天的人间,而夕阳不褪的热情让天空的脸多情地微红起来,有点像生日Party上小久羞涩的神情。
  
  庄梦生日那天在家里办了个盛大的Party,一群人醉生梦死地狂欢。高三了,在这个与题海拼得天昏地暗的时段里,能有一场如此放纵的狂欢,就如同久旱的大漠忽然呼啦啦地下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暴雨,所有人都兴奋得恨不得把屋顶拆下来当舞台。
  
  然而,很多事情都是有例外的。
  
  小久就是这场姥缋锏睦外。
  
  庄梦不知道小久多么喜欢叫她的名字。庄梦庄梦,庄生晓梦迷蝴蝶。总让小久想起千百年前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那个人,仿佛自己也在替他纠结,是他梦见了蝴蝶呢,还是蝴蝶梦见了他,还是他梦见蝴蝶梦见他,或者是是他梦见他梦见蝴蝶。那么多谰澜幔仿佛永远都解不完,就像尘世中的缘分,牵牵绊绊扑朔迷离,分不清到底是谁牵绊了谁,谁亏欠了谁。这些念头总让小久陷入一种恶性循环的苦恼中,却在无聊的时候自得其乐。
  
  那天晚上她就是这样缩在沙发一角暗自沉思。所以没有预知某种或许早就安排懒说模命运的靠近。
  
  “小久?!车来了你怎么还不上?”覃浩哑哑的嗓音蓦地打断小久的回忆。漫天霞光中,小久抬起的脸有种茫然的神色。脸上极细的绒毛微微反射着夕阳温柔的光,薄薄的耳朵几乎透得过光来,让覃浩有一瞬间的恍惚。而后才开始正式地打招溃骸班耍又是这么巧。”
  
  “嗯。”小久淡淡地应了声,跟着他挤上公交车。
  
  小久最近总是在客华五站遇见覃浩。小久住在这一带很久了,以前倒没见过覃浩出现在这里,也许是最近他搬来的吧。小久不是个喜欢靠近麻烦的人,即使心里酪陕且膊换崦橙豢口去问。她从不跟覃浩有除了每天早晚在车站见面打招呼之外的交集。
  
  庄梦喜欢覃浩很久了。庄梦是个多心的人。
  
  “庄梦生日那天你干嘛走这么早啊,大家好不容易放松一下。”覃浩侧着脸问恍若沉思中的小久。这时佬【米苁俏⑽Ⅴ咀琶迹表情有点茫然,像是在想一件挺悲伤的事。庄梦说这是小久的招牌动作。
  
  “嗯……还是不要太放松的好。”小久有点尴尬地挤出个不太自然的
  
  小久不敢告诉任何人,那天晚上她逃离的真正原因。
  
  那晚她遇见了庄卓。
  
  好几天晚上给她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庄卓那张带着浅笑的脸。那天晚上正在走神的她被旁边一句“玩累了?”惊得差点从沙发上跳下来。有点恼怒地偏头,却一下子撞进一张带着轻笑的面容里,温柔而恬静。一瞬间她连脸上带着怒气的表情都忘了收回来,傻傻的可。于是庄卓扩大了他的笑容,这次带了点宠溺的无奈,像是看到小孩子问糖吃时的宽容。也许是灯光的效果,他的笑容让小久觉得自己是看见了庄周的那个迷茫的梦境。有蝴蝶在什么地方呼啦啦地腾起,小久突然看不见满屋的欢腾。
  
  后来,后来庄卓也许聊了很多有的没的,也许话题根本就没有离开过那晚的Party。小久已经记不清了,只是莫名地漂浮在那把声音里,纯净清澈,在喧嚣到令人眩晕的大厅里,竟让小久觉得原来那个有蝴蝶的、分不清今夕何夕的梦境是如此安静得让人心安。
  
  “你哥工作了吧?”小久在饭堂里低声问庄梦。
  
  庄梦嘴里含了满口的饭,含含糊糊地应着:“准备了,刚毕业不久,带女朋友回家看看……”
  
  “女朋友?!”小久握着汤匙的手骤然缩紧。庄梦似乎谈到她最感兴趣的话题:“是啊是啊∥乙彩钦饧柑觳胖道的呢,哥他瞒得可真紧!嫂子那么好的人哪里用得着躲躲藏藏?!怕是担心我会抢了去吧!哈哈……”
  
  愣愣地看着庄梦笑得花枝乱颤的脸,小久心里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心虚,伴随着什么东西在心里某个角落直直地在坠落下去。
  
  于是小久决定从今天开始不需要理由地讨厌一个人。
  
  “哎……“庄梦倏地安静下来,像一个机器人突然没了电般卡在空气中,后又迅速低低垂下没来得及收好表情的脸,“……覃浩怎么会在这边的……这下好了,形象全没了……”
  
  小久闻言抬头,覃浩在不远处投来一个问候的眼神,她象征性地回以一个带点敷衍的笑,低头吃饭。
  
  “小久,你说我到底要不要跟他告白呢?……他那么好的学生会接受我么?要是被拒绝了我怎么办?……
  
  心里藏了心事的小久根本 不进庄梦的纠结,等庄梦终于发觉没人应和她时,才看见小久早已失神地望向窗外,只好无奈地以一句“又是这个招牌动作“结束话题。
  
  其实庄梦也尝试过问小久当她这样蹙着眉头发呆时,心里在纠结着什么。无奈小久每一次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或者,说过了 但是庄梦不懂。
  
  是的,庄梦一直都不觉得自己可以了解小久,这个看起来会很安静的同桌。她可以同时像你露出看似很灿烂的笑脸但却很迷茫的让你找不到焦点的眼神,好像在对你笑,好像又不是。心思像一个梦境一样扑朔迷离。
  
  盛夏 风卷着燥热的浪潮一波接一波地扑来,太阳毒辣地炙烤着大地。嘈杂的食堂里有种令人反胃的燥臭。骚动的人群带出的酸酸的汗味。
  
  这个夏天,就像在风里摇撼的树一样,浮躁得让人心慌。
  
  这个夏天,注定有事情要发生了。
 
  周末小久要把一些用不着的书本搬回家里去。女生的力气有点小,在一大袋书本的拉力下,脚步显得有点踉跄。
  
  正当她挥汗如雨半拽半拖地朝校门口外的客华一站走去时,一个独特的嗓音像初次相识时般突然出现。
  
  “喂, 要帮忙么?”
  
  庄卓的声音不大,却依旧惊得小久手上一松。装满书的袋子便好像终于找到顺理成章的借口,毫无顾忌地洒落一地。
  
  “哈……”庄卓失笑,“你怎么总是这样?我已经很努力地不吓到你了。”他把一张看不出有任何歉意的 从车窗里伸出来,看见地上凌乱的书籍,赶忙推开车门走下来。
  
  “看来后果挺严重的啊……对不起啦,我这就帮你捡起来……”他说着就已经蹲下身开始一本本地把地上的书籍叠起来。
  
  小久不知道此时此刻她该怎么接过话题,背上的衣 被汗水打湿,湿黏黏地粘在皮肤上,让她感到一阵阵的燥热。
  
  “我送你回去好了,就当是赔礼道歉。”
  
  小久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庄卓已经不由分说地把书往后座上一丢,打开了车门等着小久进去。
  
  有时候命 就是这样一脸真诚地为你打开一道门,胸有成竹地等着你钻进去,然后你才后知后觉地看见里面所有令你后悔的残忍。
  
  覃浩蓦地停住奔跑的脚步,胸口以为呼吸还没有平稳下来而剧烈的上下起伏着,像心里的失落再也压抑不住,就要排山倒海地奔腾出来一样。
  
  他提前搞完卫生就追出来了,可还是赶不上。
  
  可是他已经在很努力地想要追上了。
  
  就像那个很安静的女生,自己明明已经每天费尽心思地出现在她身边,还是只能收到她淡淡的一声“嗯”。
  
  夕阳早已经落下去了,大地却还不甘心冷静下来。覃浩的汗水从额上脸上背上一点一滴滴落在炽热的操场上,迅速蒸发。没有人看见它们离去的姿态。
  
  客华五站。
  
  原来再闷热的夏天也会有如此清凉的晨风。它小心翼翼地安抚着城市 空气,仿佛担心一不小心就会毁坏了某些储蓄了一夜的美好。
  
  “嗨!又巧哦!”覃浩迎着晨曦像一如既往发着呆的小久露出今天第一个灿烂的笑脸。小久觉得在他干净的笑脸下,自己的那一声“嗯”都回应得轻快起来。
  
  上车后小久亦没 多余的话语,偶一偏头才发现覃浩竟然在狼吞虎咽地吃早餐。在脑子里确认了一下似乎没见他如此匆忙过,小久难得地开口询问:“你今天起晚了么?”
  
  覃浩嘴上忙着,手里抓着一团纸胡乱往书包侧袋里塞,声音含糊:“忘了今天要值日,要是碰上杀人不见血的 讨王就死定了!那老头骂人怎一个绝字了得?简直是口水逆流成河奔腾到海不复回!”
  
  小久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庄梦嚷着他哥哥该出去工作了,说要在家里办一个欢送会,死缠烂打地硬要拉着覃浩去凑凑热闹。
  
 什么送别宴,分明是在为自己制造机会嘛。
  
  小久见庄梦死拉着覃浩的袖子,不禁失声轻笑。
  
  “有什么好去的?!你们家事我凑什么热闹?!”覃浩一边隐忍地拒绝者一边把刚刚被庄梦扯歪的校服衣领。
  
  “去 去嘛!!!小久都有去为什么你就不去?!”庄梦不依不挠。
  
  教室里闹哄哄的,风扇在天花板上呼啦啦地转。覃浩的一愣和突然间干脆的一句“好吧我去。”都没有让庄梦反应过来。
  
  据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可是这覃浩的转态, 太快太诡异了吧……腹诽归腹诽,庄梦还是忍不住嘿嘿地笑开来,露出两个尖尖的小虎牙,朝着教室后面看好戏似的小久比出一个“V”形手势。
  
  这个单纯的女孩,如果我真的伤害了她呢?
  
  小久的心在窗外聒噪嘶哑的蝉声里没有底地吊悬着。
  
  小久不敢告诉庄梦她要去的真正目的。
  
  那天庄卓送小久回家,接到了他女朋友的电话。
  
  铃声响起的时候小久正在望着车窗外试图找个什么合适的话题来打破车里的沉寂。空气里的尴尬总让她觉得很没有安感,像是很容易就被他窥探了心理的秘密去。
  
  小久记得庄卓接电话的神情异常的温柔。哪个男生不会对心爱的女孩温柔呢?
  
  “好的……我待会儿就赶过去……现在?现在送小梦的同学回家呢……好的我会的了……哎!你也该吃一下醋吧……”是带着点责怪和顽皮的语气,可见俩人之间的信任无隙他本来就迷人的声线在这些温情的话语的衬托下,更有种足以让小久窒息的魅惑。
  
  还有心慌。
  
  自己现在算不算是第三者?还算不上吧?能算得上就好了,至少被人叫做第三者还有资格和机会去争取大声说出来。那自己现在算什么呢?
  
  暗恋未遂罢了。
  
  小久无声地扯出一个冷冷的嘲笑。
  
  自己是不是就像个小偷?心存着不为人知的情感。像是偷来的那般小心翼翼遮遮掩掩,见不得光。
  
  小久还是落荒而逃。
  
  他们进来得真不是时候。
  
  庄卓正在沙发上跟他的女朋友拥吻。
  
  听到庄梦恶作剧般的尖叫,沙发上的俩人匆忙分开,眼神游离。于是不知道怎么就起哄起来,没人看见小久倏然泛白的脸色。
  
  血液应该是没有流动的,呼吸也是忘了的。同时,她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了。不,她也是听了的。
  
  她听到心里某个角落里,恍若有水晶在破碎。
  


相关评论